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槐树村的男女老少们](12)[作者:爱毛一族]
[槐树村的男女老少们](12)[作者:爱毛一族]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563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2
 
  红艳正陶醉在性的快感中,忽然正辛勤扣逼的手指被人拔了出来,紧接着一 根火烫粗长的东西顺着湿透的阴道口猛的插了进来!红艳一下子惊醒了她睁眼一 看爹爹德旺正压在自己身上,一边用力的拱着一边正准备吸自己的奶子,此时伦 理的强烈羞耻感盖过了如潮水般的性欲,
 
  红艳拼命扭动着身体嘴里骂道:
 
  「你这老畜牧,快拔出来你不是人啊!」说着用力打着德旺的背,德旺力气 比她大的多他把红艳的双手死死的压着不能动,
 
  底下老而弥坚的大鸡巴快活的在女儿的逼里进出着:「艳哪乖,让爹好好日 日你,你不也想被人操吗?刚才还自个用手捅哩!」红艳一边忍受着道德上的悲 痛,一边享受着身体的具大愉悦感她咬着牙不让自己哼哼出来,腰和小腿无力的 挣扎着以表示自己还在反抗!
 
  德旺看到身下躺成八字型的女儿被自己狠操着,仿佛又年轻了几岁顺着被自 己压住的双手往上,
 
  他清楚的看到女儿腋下竟长着不输自己的黑毛那毛又多又长看的他鸡巴又硬 了几分,他竟鬼使神差的伸头到女儿到腋下,但出腥臭的舌头舔了起来!红艳感 到一阵剧痒睁眼一看那老东西竟舔起自己胳肢窝的毛来。
 
  她知道自己有点轻微的狐臭,一出汗就会有一点男人的那种味道,红艳是又 羞又气又痒一扭头,又闻到胳肢窝处被爹狂舔散发出的口水臭味,红艳此时心中 受着各方的强烈冲击父女操逼的羞耻罪恶感、药物引发的强烈性欲、胳肢窝处的 异味被爹闻了个够,
 
  而且还被舔那羞人的毛、爹爹混杂着烟臭酒臭口臭的口水味一个老实了半辈 了女人心里实在受不了这么多她竟一下子昏了过去!德旺也不管女儿是否昏过去 了眼前最重要的是把精泄出来舔吸了一阵腋毛后他被自己的口水臭味弄的舔不下 去了,他伏起身把红艳的两只脚扛到肩膀上又大插大捅了起来!
 
  根旺正看的起劲眼看着残忍的黑帮头子就要被打死忽然广告插了进来,他气 的骂了一句:「操你妈插你妈广告!」刚好有点尿急,他怕错过了剧情赶紧一溜 小跑跑向茅房,回来时看到妈处的房间还在亮着灯,
 
  他心腾的跳了一下心道:「反正外公出去玩牌一时回不来,不如去偷看一下 天这么热,妈一定穿的很少!」他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来到窗边时心跳的仿佛要 到嗓子眼了他强迫自己镇定,然后大着胆子顺窗帘的角往里望去这一看他仿佛被 武林高手点中了穴,张着嘴巴全身凝固住了。
 
  不用说,他看到的正是自己的外公和妈妈正一丝不挂的床上操逼,想不到外 公这么老鸡巴还这么大更想不到老实巴交的妈妈逼毛那么多!半天他才回过味来, 再往里一看妈妈闭着眼一点反应没有。
 
  「呀,不好!外公肯定是把妈妈打昏了后操的,不然妈这么老实的人不会同 意的!」想到这他血往上一涌,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一脚把门踹开,德旺正快到 射精的边缘,听到响动回头一看外孙根旺正怒气冲天的拿着木棍,他还没来的用 说出一个字来头顶就着了一棍,接着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根旺也吓的傻了,他『砰』的一声扔掉了手中的木棍,像雕塑般望着一动不 动的两位亲人天哪!我不会把外公打死了吧,我会坐牢枪毙的!!根旺吓的差点 哭了出来他弯下腰哆哆嗦嗦的伸手探了探外公的鼻子,万幸!老德旺鼻子还在冒 热气。
 
  根旺长出了一口气,坐在地下思索如何处理这『复杂』的局面,房里现在有 祖孙三个人其中两个昏过去了,还有一个既是女儿又是妈妈的没穿衣服,这叫外 人看到整个两家人都没法活了!先解决一个是一个根旺两手抄起外公沉重的身躯 三步并做两步的把他弄到了正屋房间扔在了床上。
 
  回到二舅的房间,娘还是处于昏迷状态,这次根旺倒没有去探鼻子,一看就 知道娘还在呼吸着只是这姿势太过丢人了!此刻,
 
  巩红艳熟透的妇人身子像案板上刮去鱼鳞的鱼一般躺在床上任人采摘偏巧这 男人还是自己身体内分出去的种子!那大而绵软的两个奶子、紫黑的大奶头、油 亮浓密的腋毛、长长的白腿,特别是大腿和腰中间那神秘的黑色地带牢牢的吸引 住了根旺的眼球!红艳从未修整过逼毛,她不懂更没心思去管这些可这原始未经 打理的阴毛却象是先画了个标准的倒三角图再生长出来的一样,那毛既多又长中 间一大团黑毛的长的直直硬硬的,像男人胡须一样两侧的毛却是卷曲的,甚至连 刚刚被操过而外翻的两片大阴唇外侧都长满了黑毛,那毛仿佛没有尽头似的让人 觉得那看不到的屁眼似乎都长满了黑毛。
 
  根旺只觉的气温在迅速上升,他的鼻息越来越重,血液不停的由下往上窜着 腰下未经人事的鸡巴也不知不觉的硬着翘的顶着裤子!根旺心中在剧烈挣扎着, 
  一个声音说:「我还是人吗?娘被外公欺负了我怎么也能干这种事她是长我 养我的亲娘啊!」可另一个自己仿佛占了上风,
 
  :「傻逼这世上又几人能玩自己的娘啊!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玩一玩 再说反正也没人知道!」他本来上前先帮娘盖上毯子后再叫醒娘,可走到跟前他 竟鬼使神差的吸住了娘的奶子。
 
  那大大的奶头子吸在嘴里,根旺只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他忍不 住一只手盖住了娘的另一只奶子两根手指无师自通的捏玩着大奶头。
 
  慢慢的,根旺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忘记了身份,他陶醉在娘成熟的身 体上他回忆着录像小说里玩女人的方法,并迅速在母亲身上活学活用着他用厚厚 的长舌不知疲倦的犁着母亲身上每一寸肌肤,时间才过了几分钟可根旺却觉得这 是他短暂生命中最珍贵的几分钟,他把头移动了娘的胯下用鼻子使劲吸着,一股 腥骚却又让人欲罢不能的味道直冲头脑,他用手将娘的两片阴唇扒开仔细的观察 着自己出来的地方,那里面是一条红色的羊肠小道那些红色的嫩肉让根旺觉得自 己快流鼻血了,他再也忍不住了他不顾一切的掏出硬的发疼的鸡巴,用手扶着慢 慢抵在了娘的阴道口上腰一沉,真的,竟然真的竟然真的把鸡巴插进了娘的逼里 面!根旺幸福刺激的还没动就快要射了,他赶紧给了自己一巴掌让自己冷静一点! 这机会说不定一辈子只有一回,这样就射了将来岂不是要后悔死!他眼睛死死的 在娘赤裸的身子上来回欣赏着鸡巴慢慢的做着进出毕竟他是个未经人事的处男, 就这样慢慢的动着还没几十下,他就觉得控制不住了,
 
  他赶紧趴下紧紧搂着娘边叫边使劲拱着:「娘,操死你操死你!」忽然,耳 朵一个声音传来:「旺啊,老天哪!」根旺只觉得天旋地转……县城中学办公室 内房间里一片烟雾缭绕中间的沙发上坐在两个50多岁的男人,左边的是校长夏 东海右边的教导主任符建国。
 
  夏校长弹了弹烟灰说道:
 
  「老符啊,今天叫你来是要解决一下这个周二福的问题。」他顿了一顿,喝 了口热腾腾的龙井继续说道:「这个这个周二福啊,个人生活作风很成问题有不 少老师和学生家长反应,他经常这个这个嫖娼甚至还偷看女人洗澡上厕所,当然 这个还没证据有证据的话早把他开除啊!影响很不好嘛!我们学校可是市里排名 全三的模范中学啊!我看这样,晚上你去找他谈一谈让他自己写个辞职,毕竟他 干了这么多年,我们给他留个情面让他体面的走,要是要是……」符建国是军人 出身,出了名的火爆脾气他听到这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沉声说道:
 
  「这个败类流氓我早想把他开除的,校长你就放心吧我包管他明早就把辞职 报告交上来!」
 
  符建国刚刚五十出头,一米七三的大个头行伍出身使他练就了一副好身板, 再加上这么多年一直坚持锻炼一说话还是声若宏钟,三五个小青年都不是他的对 手。
 
  老符对这个周二福确实是恨的咬牙,为什么呢?事情是这样的,
 
  这符建国一生都是清清白白老老实实的工作生活平常除了抽烟喝酒下个象棋 没什么其他爱好,可去年夏天时这周二福有天把他拉到宿舍,说送几本好书给他 看,这书还都是用报纸包着的符建国当时没在意,哼了一声拿起就走了。
 
  他以为周二福是拍他马屁,送点什么军情分析之类的书给他看,回家拆开一 看里面全是崭新的黄色小说,符建国当时就火了,要是周二福在跟前非赏他两个 大火锅不可,他压住火准备把书拿到垃圾堆去扔掉,
 
  刚站起身来偏巧上高一的女儿回来符姗姗回来了符建国吓的把书赶紧藏到被 子里面收好。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偏偏下午他把仍书这事忘了,和隔壁老刘下棋去了; 偏偏那天老婆回娘家住去了。
 
  那几本害人的书就这样把让老符晚节不保了。
 
  下午下棋他杀了老对手老刘一个5比0,心情大好后晚上就多整了两杯,睡 觉时才发现那些黄书都还在喝的微醉再加上心情不错,
 
  老符竟拿起了一本翻了起来他心想:「我老符一身根红苗正,什么毒苗也没 想腐朽我我就看100本黄书,我老符还是响当当的老符!」也不知是有意还是 无意,那几本全是日本人写的父女交配的书本来人就微醉,再加上那小说还写的 像真事一样老符一看就入了迷,最后竟边看边搓起了粗长的大鸡巴……第二天老 符很后悔几次想把书烧了或扔掉却又舍不得书里那些和自己差不多的日本男人把 自己女儿干的死去活来的情景一遍遍在脑海里过电影,
 
  他仿佛看见瘦弱的姗姗被自己压在身下疯狂抽插着他甚至还浮现出书里那种 姗姗眼泪汪汪的含着自己粗大的家伙的样子……他一遍遍的扇着自己耳光骂自己 不是人又一遍遍的叫着姗姗的名字,学着小说里的男人闻着女儿来不及洗的内裤 袜子把精液飞向墙上……
 
  晚上7:30,符建国来到了男生宿舍楼,这楼一共建了五层现在一二三层 都亮着灯,四楼是空的,五楼最右边两间和最左边一间灯也是亮的。
 
  符建国一年多没上五楼了,他隐约记得周二福就住在左边顶头一间,中间四 五个房好像一直都是空着的。
 
  他走路很快,转眼就到了五楼左边,来到门前刚想敲门,忽然他听到里面好 像有女孩子的声音符建国警觉的放轻了动作,
 
  他凑到陈旧的木门前找到一个稍大的缝朝里望去里面的情景让他大吃一惊: 
  只见一个瘦长的女孩正扶着桌子被周二福粗短的鸡巴狠日着那女孩奶子小小 的屁股上也没什么肉。
 
  这时女孩回过头来咬着牙痛苦的冲着周二福鄙夷厌恶的说道:「舅,这真是 最后一次了你要是再纠缠我,我就去死,死之前我要去公安局把你的丑事抖露出 来!」二福从小就是无赖哪吃这一套他一只手从后面揉捏着月仙鲜红的奶头, 
  底下加快速度在紧紧的肉洞里进去出猛烈的撞击使得月仙的屁股一片通红: 「乖外甥女,你这身材真好腰细毛多逼紧,和你妈差不多,可惜你妈走的早我流 了几十年口水也没操上!」月仙被舅舅猛冲弄的身体剧烈摇晃,
 
  她扶着陈旧的旧子骂道:「外婆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畜牧!你不得好死!」二 福哈哈一笑:
 
  「你外婆说不定哪天我也把她给日了娘的女人生个逼出来不就是给男人鸡巴 日的吗?老子管她是谁!」门外的符建国看的是又气又硬,气的是这家伙简单可 以坏的枪毙了竟然外甥女妹妹母亲都想操,硬的是鸡巴却不听话且不合时宜的硬 了起来他一脚踹开房门,
 
  大吼一声:「周二福你给我住,住,住手!」在这场景下,停住的应该是鸡 巴可他总不能说给我停住鸡巴吧?好在主任急中生智,硬生生圆回来了!二福这 时鸡巴早吓软了哧溜就从月仙小逼洞里滑了出来,
 
  他慌张的一手套裤头一手拿起床上的烟陪着笑脸迎上前:「主任,这么晚怎 么亲自来了来抽烟抽烟!」管建国看着周二福丑陋粗短的东西还晃了半截在外面, 一只手却拿着烟盒给自己那样子滑稽又可笑,
 
  他啪的给了周二福一个大嘴巴子:「走跟我去公安局,你这流氓连外甥女都 搞!」
 
  二福吓的双膝往地一跪:「主任,可别啊我这是猪油蒙了心,我以后再也不 敢了,我晚上马上坐火车走以后再也不回来了,您就行行好,放我一马吧!」符 建国其实也没想真的去报公安局毕竟这事传出来对学校名声不利一个校友搞了一 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而且这两人还是舅舅与外甥女的关系这要是传出到,明天 马上就会登上本市甚至本省的各大报纸学校的名声可就毁了,谁还敢把孩子往这 里送啊!那样的话夏东海那伪君子还不把他给撕了!(有回他去校长家送礼竟然 见到夏东海在厨房里对60多岁的老保姆在动手动脚!当时他悄悄的就走了夏东 海以为这事没人知道。)
 
  符建国板着脸找了张干净点的凳子坐下:「滚吧,再让我看到你一脚把你裤 裆里的东西给废了!」符主任拳脚了得学校里人人皆知,周二福心知不是虚言他 一把慌乱的穿着衣服,一边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低着头就跑了!此后他真的再也 没回过这座城市,多年后有人在南方看见过他说他在一家夜总会看大门,有时运 气好给那些老富婆舔脚舔屁眼还能赚点小钱,日子过的倒也不差!有一回他嫌一 个老富婆脚太臭不肯舔被老富婆的保镖给打死了扔在了珠江里!
 
  月仙又羞又怕的穿好衣服像只小猫似的缩在床脚低着头不停在抽泣,符建国 看着这年纪身材都和女儿差不多的女孩子,怜爱的说:「孩子别怕,认识我吧? 我是符建国!」月仙哽咽的点头说道:「认,认识符主任!」
 
  符建国慈祥的看着月仙说道:「我也认识你,你可是我校的尖子生啊想不到 周二福是你舅舅,更没想到他是……他是这么个东西放心,这事就烂在我肚子里, 你好好上你的学争取考上清华北大,给咱们学校争光!你是住在槐树村吧?你们 那穷,我年轻时去过你要争口气啊,那地方出个大学生可不容易」「谢谢你,主 任你真是个大好人!」月仙感激的看着符建国,边说话边伸手去拿挂在床档上的 衣服她刚才只是随手扯了条床单裹在身上,这一伸手去拿东西床单从身上滑了下 去,年轻光滑的身躯暴露在明晃晃的灯下下,一回头月仙发现符主任的眼光不对 了刚才慈祥的目光竟变成了和公交车上的猥琐男、周二福一样可怕了,那眼睛仿 佛要把自己吃下去月仙吓的套上衣服就跳下床往外跑,急的连鞋都顾不上穿了。 
  符建国动若狡兔,迅速的冲过去把门锁死,然后拦腰抱住月仙像扔小鸡一样 扔在床上,此时月仙已经变成了姗姗他使出蛮劲,一只铁手把月仙的两只手腕扣 住,一只手解开皮带露出吓人的大鸡巴
 
  月仙呜咽着说:「主任,你是好人啊!你不能这样主任,求求你,你就饶了 我吧!我以后做牛做马报答你!」岂不知符建国在黄书的毒害下,天天脑中想着 怎么操女儿姗姗的情景现在有一个和女儿差不多的肉体就摆在自己跟前,他如何 还能忍得住他不怪自己,怪只怪那不听话的床单,他想做个慈祥的主任和长辈可 为何那嫩乳嫩逼要挣脱束缚刺激他的眼睛!符建口不敢看月仙我见犹怜的目光, 
  他沉声说道:「好孩子你就让我弄一回,以后就当没有今晚没有发生任何事 我们也没有单独见过面,好不好!」月仙觉得天塌了这世人的男人怎么都和牲口 一样啊,就没有一个好人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02-19更新.